房市新聞

建築美學 / 走進廖偉立的雜木林美學世界 發現台灣建築特有種 2019-10-08



 

富比士地產王記者張秀萍 / 台中報導


囊獲國內外無數獎項的台灣中生代建築師廖偉立,包括王功漁港景觀橋、天空之橋、北港糖廠鐵道綠廊、台中救恩堂、毓繡美術館等得獎作品,在台灣建築界都是赫赫有名。他認為,好的建築必須做到「承先啟後」,用創意去繼承傳統,更必須合乎時宜地突破傳統,而與台灣原生環境共生的「雜木林美學」建築觀點,便是廖偉立對台灣建築深刻反思後,集創作理念與哲學思想的大成。


廖偉立自東海大學建築系碩士畢業後,便進入建築師領域工作。在工作一段時間後,為提升自我,決定放下一切前往美國南加州建築學院深造。但在美國求學的經歷,卻成為他人生中的一個轉折,使他對建築的「地域性」與「在地化」,有了重新定義。


 sdf.jpg


廖偉立說,當時,教授給了他一個難題,要求他設計「以色列紀念館」,這項作業讓他倍受挫折,雖然所學專業足以完成作業,卻也讓他清楚體認到自己追求的目標與現實的差異甚大,因此畢業後毅然決定回台。


「好建築」必須做到「承先啟後」


回到台灣後的廖偉立,從台灣的地理、歷史、文化、常民駁雜的「生活」樣態中去觀察與反省,開創了以「雜木林」為審美的多元理念,並實踐在他的建築作品中。


2009年完工的台中「救恩堂」是他的第一個教堂設計,從「教堂不是教堂」的設計理念出發,擺脫了教堂建築制式化的刻板印象,以「清水模工法」打造活動使用的公共空間,營造社區中無牆教會的理念。


 3.png


他認為,教堂的意義不應被局限,教堂就好比是一個「城市的客廳」,不僅僅是服務教友,也可對城市、社會、鄰里巷弄的環境有好的影響。


「救恩堂」外觀隱含了「諾亞方舟」在聖經故事中的美好畫面,教堂內部設計有一巧思,傳統上主堂的位置會規劃在1樓,但「救恩堂」的主堂則規劃在頂樓。他說,這樣的設計,是人與建築巧妙結合的一種體現,當教友由外而內走進教堂,再由下而上,走到主堂,教友的心靈會隨著步道及步調的調適,慢慢沉澱,當走到頂樓的主堂,這時的心情已達到最平靜的狀態,讓教友能用更舒適的心情做禮拜。


4.jpg 


廖偉立在建築創作的過程中,藉由觀照自然宇宙運行的法則,去感受人與物的關係,時時思考建築應該如何與周遭環境自然的融合,進而在創意發想的過程中,建構一個微型的「建築宇宙」。


透過細節展現建築設計者的「言外之意」


由廖偉立設計的毓繡美術館於2016年獲得台灣建築獎首獎,是台灣唯一的當代寫實藝術私人美術館,為鼓勵台灣年輕藝術家創作而建立的平台。毓繡美術館整體設計以低調、俐落為美學基調,並帶入傳統園林「一阻、二引、三通」的設計,透過空間明暗、高低、疏密得宜的配置,打造出讓觀館者有遊園式的感受。


 5.jpg


美術館的樓梯都規劃在建築外,透過蜿蜒的階梯,展現出傳統中國捲軸的意境,在視覺上有不斷延伸的感覺。整體設計讓人步行在美術館內,猶如中國水墨畫的行雲流水,舒暢而內斂。廖偉立比喻,當觀館者出入美術館時,就像人體呼吸一樣,在欣賞館內的藝術作品時,可以讓人更專注,這就是「人與建築」結合的一種體現。


廖偉立回憶道,毓繡美術館位於南投九九峰之下,當初在美術館完成後,館長疑惑為什麼頂樓的窗戶設計並未面向九九峰而開,若觀館者能透過窗戶直接看到南投美景九九峰豈不是錦上添花?


6.jpg 


廖偉立表示,那是他刻意避開九九峰的設計,他認為九九峰是大自然的傑作,建築屬於人文的雕刻品,兩相不必爭鋒,他更希望去美術館的人先看見美術館內的藝術品,之後再倚靠斜牆欣賞建築外的九九峰。他表示,一個好的建築要合乎時宜,也要能透過細節展現出設計者的「言外之意」。


設計建築的動力 源自不斷對自我有所要求


廖偉立分享道,國學大師王國維說過成大事者有三個境界:


第一境,「昨夜西風凋碧樹,獨上高樓,望盡天涯路」;


第二境,「衣帶漸寬終不悔,為伊消得人憔悴」;


第三境,「眾裡尋他千百度,驀然回首,那人卻在,燈火闌珊處」。


分別指成大事者必須要有「明確的目標」、「堅定不移的意志」、「反覆探索的思維」,他認為套用在建築師這個職業上,毫無違和感,但這樣的境界,對他而言只能稱得上接近,並還未達到的狀態。在往建築師這條道路行進時,不斷對自我有所要求,也是他不停設計建築作品的動力來源。


延伸閱讀 ★

領航台灣建築數十載 潘冀-人本建築的終身實踐家(下)

在台灣建築設計的汪洋中領航超過40個年頭,歷經風風雨雨的潘冀,提到自己在這塊領域的重心,他語重心長表示,就是「把每個案子做到最好。」

領航台灣建築數十載 潘冀-人本建築的終身實踐家(上)

一般人或許對這個名字不一定熟悉,但潘冀可是台灣極少數榮獲美國建築師協會院士(FAIA)頭銜的建築師,也是全台規模最大、唯一在中國大陸具備獨立開業資格的建築師事務所創辦人,更是台灣高科技廠辦與醫療建築設計領域的先驅,包括台積電、聯發科、友達光電等高科技廠辦,乃至於郭台銘捐贈百億元興建的世界級頂尖癌症醫療中心:台大癌醫中心醫院,全都是出自潘冀之手。 台灣積體電路15廠區(圖片提供: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) 近年,潘冀又全心投入推廣「青銀共居」的建築理念,並與多家知名建設公司,一同規劃中老年人的居住願景,持續在台灣建築界扮演先行者的角色。潘冀的巨大貢獻,不僅止於建築領域,甚至對台灣經濟、社會與產業界,都有著舉足輕重地位與影響。 這真的是位已年近80(其實才78歲)的老人?從潘冀身上,記者除了只看到已經花白的頭髮,卻絲毫感受不到任何老年人的遲暮之氣。當訪談漸入佳境後,潘冀反客為主,毫不吝嗇並絡繹不絕地分享著他的經歷與想法時,更讓人無法忽視他侃侃而談的自信,以及時而引人哄堂大笑的幽默。 潘冀的個人特色,如同他的建築設計與人生:默默貢獻,卻影響深遠;不標榜個人風格,卻讓人感覺歷久彌新。 潘冀畢業於成功大學、美國萊斯大學,後於哥倫比亞大學取得建築及都市設計碩士學位,先後於紐約Philip Johnson及Davis Brody建築事務所工作。1981年選擇回台創立「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」,距今已有38個年頭,目前事務所成員多達200人以上,猶如一所建築設計學院,成功奠定了台灣規模最大建築師事務所的地位,也是目前台灣唯一在中國獲得獨立開業資格的建築師事務所。 帶動台灣醫療建築設計發展 得獎無數的潘冀,近期陸續榮獲中國醫療建築設計年度傑出人物獎項、2019 WACA世界華人建築創作優秀獎,獲獎作品出自他設計的醫療建築,為病患與醫護人員提供了良好及人性化的環境。 台大癌醫中心醫院(圖片提供: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) 同時,潘冀也頻頻受邀參與設計規劃台灣與對岸的醫療建築,郭台銘捐贈百億元興建的台大癌醫中心醫院,即特別邀請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操刀,成就了台灣唯一的世界頂尖癌症醫療中心,帶領台灣醫療建築設計躋身世界一流水平。 有別於一般的建築師事務所,接案多以商業、住宅類為主,潘冀的事務所則是著重在高科技廠辦與醫療建築等先進建築領域,是什麼讓他把目光聚焦於此? 潘冀說,那是在20年前機緣巧合下,事務所與雙連長老教會合作,為教會中照顧年長及失智老人的福利園區設計安養空間,邊做邊學,日積月累下成了事務所的專長之一。 而醫療建築、分工精細的高科技廠辦,並不像建築本體那樣冷冰冰,而是必須像照護長者與失能者一般,必須更面面俱到,照顧到使用上的每一個細微環節。「尤其是醫療建築,除了照顧居住者的需求,還要符合醫師的高要求,設計更複雜,也更具挑戰。」潘冀直指重點的說。 台大癌醫中心醫院內部空間(圖片提供: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) 因此,醫療建築設計除了一般的空間使用需求,更著重於整體的規劃性、功能性、實用性、人性化及綠化環境等方面,還需兼顧病患與家屬的情緒感受,從精神層面出發,結合大自然元素,透過光線的穿透力、綠化園林的點綴、空間層次的安排,創造人與環境的協調,讓使用者得到平靜與放鬆的心情。 「青銀共居」觀念值得被推廣 過程中也讓潘冀關注到現今高齡化社會,愈來愈多長者過著獨居生活,不僅得不到關懷,還需承受周遭老人相繼離去的恐懼,生活每況愈下。他認為,「長者人生經驗豐富,集睿智於一身,有許多值得年輕人學習之處,老人與年輕人多相處,也有助於提升活動力。」為打破獨居養老的刻板印象,「青銀共居」的觀念更值得被推廣。 「我本身就是生活在這樣的實踐中,雖然我已經78歲,但每天都準時到事務所上班,工作8小時。事務所同時期進行的設計案將近40個,絕大部分的設計案我還是會參與討論,和年輕人一起腦力激盪,反而更有活力。無論工作玩樂,大家都融洽無間,完全沒有年齡的界限。」潘冀不忘以自己為例。 華固新天地(圖片提供:潘冀聯合建築師事務所) 為推廣「青銀共居」觀念,潘冀不僅找來璞真建設一起研究中老年人的居住願景,還與華固建設合作,將「青銀共居」的觀念植入大型住宅園區「華固新天地」,規劃空間符合適切的中小坪數產品,建築周邊以綠籬取代圍牆,營造大家庭合居氛圍,社區規劃全齡化多元公共設施,蘊含了「小私大公」的核心概念。 「小私」為私有空間可符合個人需求,「大公」則著重在公共空間的實用價值。「當公設的使用率高,成為各年齡層都喜歡去的空間,無形中就強化了鄰里之間的聯繫與互動。」潘冀強調了公設真正的意義在此。(上)

建築美學/豪宅建築師翻篇歸零 戴育澤多元設計創造建築新美學

早期有台中「七期王子」之稱的戴育澤建築師,憑藉著在台中七期的多個豪宅作品而聲名大噪,在不少業主心中,戴育澤至今仍是最能將新古典美學發揮到極致的建築師。然而,近年戴育澤的建築作品依舊每每驚艷世人,但卻遍尋不著新古典風格的蹤跡,戴育澤甚至親口說出:「如果可能,再也不碰新古典!」 究竟是甚麼原因,讓這位台中新古典建築美學的代表人物,說出如此斬釘截鐵的話?未來是否還會有新古典作品問世?面對記者的連番追問,戴育澤只簡單吐出二字:「緣分」,但掛在他臉上那抹仍帶有念想的笑容中,似乎透露出「新古典建築大師V.S新古典建築美學」之間,或許還有其他的「可能」。 台中七期聯聚和平(圖片提供:戴育澤建築師事務所) 不過,頂著豪宅建築師的光環,戴育澤卻從未替自己的設計作品設限,即便許多人是透過台中七期一棟又一棟的新古典風格豪宅而認識他,但戴育澤本人則是一再強調,自己不喜歡被定義,也不喜歡讓自己的風格定型,「多元化創作」才是他的理念與追求,除了頂級別墅與豪宅大樓,從頂級飯店、商辦總部、學院校園,甚至是佛寺僧苑、納骨塔,都在戴育澤廣泛涉獵中,近年更跨足社會住宅領域。 戴育澤的多元創新,也表現在他的建築風格上。從最早期新古典主義的「聯聚和平」、現代主義的「葳格小學」、後現代主義的「日月千禧飯店」與「林口晴空樹」,到近年來數位形式建築的「敬業雲起」、「林口年豐七也別墅」,及參數設計的「大毅老爺行旅」,不斷在傳統都市景觀中注入創新元素。 林口晴空樹(圖片提供:戴育澤建築師事務所) 在衝擊中激發創新 從批判中正向成長 「創新設計往往需要在衝擊的氛圍中被激發」,因此,戴育澤與事務所團隊每天都會進行晨會,會議中大家可分享工作經驗,像是遇到的問題,其解決及避免的方案,雖然很多時候,團隊成員會依據各自的專業立場有所堅持,僵持不下,即使身為事務所「一家之長」的他,也樂於接受下屬的批評及建議。 戴育澤認為,在面對難解的案子時,團隊成員解決難題的動機是一致的,絕不會因為意見不成熟或害怕被質疑而選擇沉默。團隊中的正向爭論,是一家事務所成長的動力,重要的是如何在過程中透過互動與溝通,尋找有效的解決方案,從中激發出意想不到的創新思維。 大毅老爺行旅(圖片提供:戴育澤建築師事務所) 以台中首棟使用參數化設計的建築「大毅老爺行旅」為例,因應基地位於馬路過彎處的弧線上,迎面為文化地標美術館,呼應地域上自然曲線的河川與人文氣息的街道交接,建築外觀取自台中新舊城市交疊的都市紋理意象,破除傳統騎樓柱列,改以框架形式的設計呈現。 而團隊成員在設計時,即從地域、文化、人文意象、美學、商業需求等方面,進行整體考量,並透過參數設計了幾何形狀的大面積玻璃觀景窗戶,讓旅人在下榻旅館時,不但可飽覽城市特色美景,更可從中發覺旅行不只是旅程,而是一趟城市探索的新體驗。 大毅老爺行旅內部空間(圖片提供:戴育澤建築師事務所) 戴育澤回憶道,「若是沒試過,又怎麼知道業主不接受新概念、新美學呢?」為了讓業主看到最好的設計概念,他們以一絲不苟的態度去做簡報及模型,結果一次提案就成功,不但業主出乎意料地接受了大膽顛覆傳統的創新設計概念,「大毅老爺行旅」也分別在2018年榮獲大台中市建築師公會特色設計獎,2019年獲得國家卓越建設獎。 以建築設計為再詮釋 由社會住宅回歸本質 超過30年的建築師生涯中,戴育澤在與業主合作中覺察到,建築設計不只是單向表達建築師的創作體現,同時也表達了一家公司的願景和理念。設計「敬業雲起」時,戴育澤選擇用「雲、畦、山、林」的概念融入建築設計中,並突破傳統建築基座的形式,將一樓的公設利用建築折線,表現出「山」的意象,隱喻業主麗明營造董事長吳春山的名字。頂樓則設計三朵雲形的空中環景步道,往外眺望可見遠處美景,象徵公司的未來及願景。 敬業雲起(圖片提供:戴育澤建築師事務所) 近年來,戴育澤也積極跨足社會住宅的設計,目前承接的社會住宅案子共有四個,是台中承作總件數最多的事務所,要如何在有限的預算內,規劃出房地產市場中無法做到的設計,是他所要面對的挑戰。 戴育澤說,自己常在思考,難道一般收入或較低收入的住戶,就應該放棄對建築美感的追求嗎?對他而言,美是不做作的,建築之美必須回歸到「空間的本質」,展現最純粹空間的內在本質。如同他的生活觀念,從簡單出發,不拘泥於形式,從而體會恬安淡然又值得再三反芻的韻味。 普同精舍(圖片提供:戴育澤建築師事務所) 進入社會住宅的領域,實現了他想要回饋大眾的理念。戴育澤表示,建築師這一職業可概括為文化工作者、服務業者,但同時也是一個社會工作者;在設計社會住宅時,他以服務社會的態度參與,希冀對社會有所貢獻。 房市紅塵喧囂 堅持自我修行 多年來潛心向佛的戴育澤分享道:「如果沒到紅塵走一回,怎麼知道個人修行好不好?」對於「豪宅大師」的讚譽,須有翻篇歸零的姿態,也是他堅持建築設計必須多元性的原因。「有所為,有所不為」是他一路走來的憑藉,在建築師生涯中遇到的難題與困境,也是他不斷精進自己的精神「資糧」。

建築美學 / 在框架中突破框架 黃翔龍:每個建築都有解決方案

「等我一下,我很快就好,你們先坐……」不見其人,先聞其聲,富比士採訪團隊尚未走進黃翔龍建築師的辦公室,就已聽到他邊忙邊發出爽朗的招呼聲。歷經長達3個小時「馬拉松式」的專訪與作品實地參訪後,更是讓我們對黃翔龍建的朝氣蓬勃與熱情,留下了深刻印象。

建築美學 / 張景堯:對人與環境友善 就是美的建築

一走進張景堯位於台中市西區的建築師事務所,富比士採訪團隊一行人,隨即被滿室的柔和光線給籠罩,讓這間隱身在住宅區頂樓的挑高空間,顯得更加開闊寬敞。 張景堯將原本的牆面打通後,使用落地窗玻璃與有間隙的屏障作為牆面主體,後側的開敞式陽台則以玻璃拉門與室內相連通,同樣以採光罩與大面窗,讓自然光源從所有採光面通透而入,照得事務所滿室生輝。